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6章 背后的“自己”

第26章 背后的“自己”(1 / 1)

难道老金沟里有两处古墓?这不符合风水学呀!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一处风水宝穴怎能同时埋着两家墓主?

千年鱼油灯上均都雕刻着满人圣鸟海东青,雕刻工艺十分精湛,惟妙惟肖。但这种高超的雕刻工艺可不像是出自前朝工匠之手,更像是民国手法。

无双不知道满人的圣鸟海东青与自己家有什么关系,但董家传下来的很多书籍和古玩上确实都出现过海东青,包括这本“千机诡盗”的扉页上依旧有它的踪影。

“哦,姥爷是的意思是让我来此处,而不是清朝古墓,看来这祭坛里藏着我们董家的东西。”

他几步迈上祭坛的石阶走到了陆昊天,马丫,马四海身后,轻轻用手推了下他们,他们还是一动不动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边的石碑发呆,幸好他们的脉搏还在跳动着。

那巨大的三足铜鼎咕嘟嘟地冒着沸腾的气泡,几十盏油灯同时射出昏黄幽咽的暗芒,但却被这巨鼎挡的严严实实,巨鼎后边到底藏着什么根本无法看清。

……他站在石碑前看着三人空洞的眼神冥想着,没有着急去看石碑上彩画的内容。

越是有灵性的动物好奇心就越重,这黄皮子虽然有了道行,却也难逃自己的固有性情。它学着三人的姿势,半蹲半坐在石碑前,瞪着小绿豆眼盯着上边的彩画看了起来,越看越入神,一会儿兴奋地吱吱乱叫,一会儿又面露惊恐之色浑身瑟瑟发抖。不大会儿的功夫也被那诡异的石碑彩画吸走了活气一动不动了。

“你再聪明毕竟也不是人啊,看来我这次有机会把咱俩的债还清了。”无双知道此画中有古怪,想要救他们必须解开这画中之谜,但也深知决不能步其后尘,该提前想个办法以免被它吸去神魄。

他随身一直带着把匕首,这匕首是当年吴功耀留下的,可以说也算是祖传之物了,曾经被这把锋利的匕首隔断喉咙的日本人不计其数。古人认为,凶器沾的血越多就越辟邪,因为它的杀气可以镇住邪气。虽然这说法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剧烈的疼痛感可以刺激人的血液循环加速,让脑细胞运动更加活跃使人时刻保持清醒的状态。

他盘腿蹲了下来,右手抓住那把锋利匕首的刀刃,利刃划破他的掌心,鲜血滴滴答答流淌而下,又被那血红的地毯所吞噬。

画此石碑的工匠看来手艺很一般,手法上面力道太足。尤其是那几匹骏马,画的毫无生气。说起近代史上中国第一画马人还得是徐悲鸿,那才是大师风范……等等……这画里的几匹骏马四蹄怎么动了起来?

无双惊讶地张大了嘴,这怎么可能?

“可叹世人尽浮沉,不识真龙云中藏。乱世枭雄耀功辉,望君回首思七芳。”随着那副石碑彩画中画面不停的变幻,无双耳边隐约传来一个女人哀怨吟诗的声音。

“千机盗门诡秘万宗,上天,入地,探阴,行运,一言琐语定乾坤。金点,倒斗,走山,憋宝,魁星现世傲群雄!”无双默默地接着那女人的声音道出了下半段诗文。

这行诗文他并不陌生,这是那本“千机诡盗”最后一页上的题字。他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这首诗的字迹与整本古籍的字体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千机诡盗”是盗门祖师爷所创,他下笔浑厚有力。而写这诗句的人落笔轻飘淡雅,笔锋柔美流畅,行家一看就知道是女儿家所写。清末民初那时候流通的字体是繁体中文,这几行诗句却是现代人的简体字。

石碑上的彩画还在变幻着,无双仿佛看到了画里的女子正在冲着自己微笑,那女人拥有一张冷艳的眸子,清澈中透着一股杀气。绝对是现代女子少有的素颜凄冷之相。盗门中,金点为贵术,金点术中相面为基,属于入门学问。

无双虽没有学过金点,但他前几日也翻看过千机诡盗,其中金点的相面法也掌握了些许要领。

此女子唇红齿白,鼻子高挺,柳叶眉,木型瓜子口,绝对是旺夫之相,不过左眼右上方多了一颗血红色的梅华痣,却又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之容。这两种面相世间本就少见,又融合在一起,堪称千古罕有。

对家里她是百依百顺的好媳妇儿,对外头绝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敢娶这样媳妇儿的人怕也不是寻常百姓了。

难道是太姥爷吴功耀?放眼民国,也只有太姥爷这种大枭雄才能镇住这女子一身的杀气。

石碑上的画面还在不停变幻着,无双手掌微微用力,鲜血滴滴答答,时刻让疼痛感刺激着自己保持清醒。

虚幻与现实相结合的画面中,马队冲入兴安岭林海,在一处山谷中发现了一个幽深的洞穴,一行人跳下来举着火把钻了进来。当黑暗的洞穴内再度出现光线时,画面中的那群民国胡子没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两男一女三个现代年轻人,两个男人穿着时尚,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留了个大炮字头,脖子上还挂着个两斤重的大金链子尤为醒目。这不是陆昊天吗?

画面中的景象太诡异了,竟然像摄像机拍下了他们三人钻进矿洞时的影像一样回放着。三人在一处分叉口拆做两队,无双自己带着黄皮子发现了清朝古墓,然后又返回原路去寻找陆昊天马丫,最后画面中出现了他现在所在的椭圆形祭坛。

画面中的男子一步步踏上台阶呆呆地望着石碑上的彩画……突然他身后冒出一个人影,那人的身材跟他一模一样,就站在他身后跟他保持着水平距离盯着他的后脖颈子。

“谁?”无双看到此处,条件反射地心跳加快下一世握紧了手中的利刃,厮痛感从手心传到心头把他猛地从幻境中拉回了现实。

祭坛上静谧无声,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他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石碑壁画前,洞壁两侧几十盏油灯诡异的摇曳着。

石碑彩画依旧是静止的,画上那几匹骏马和马背上胡匪们的表情栩栩如生,刚才自己眼中看到的一切就仿佛是一场噩梦。他喘着粗气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冷汗,手心里已浸满了鲜血。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