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32章 情窦初开

第32章 情窦初开(1 / 1)

这一夜大家睡的都很熟,无双第一次没有被陆昊天的鼾声吵醒,他嘴里咬着半拉粘豆包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倒在炕上就失去了意识沉沉睡去。白毛黄皮子乖巧的像只小猫一样盘在他枕头边上依偎着迟来的主人也甜甜地睡了。

他做了个梦,梦里又回到了那诡异的斩龙岭,他跪在祭坛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石碑上的彩画发呆。彩画里太姥爷吴功耀和莫小柒骑着高头大马在兴安岭林海中追逐欢笑着。他的身子渐渐与那奇异的彩画融为一体,他就靠在一棵红松下笑着看着这对恩爱的小夫妻。

“功耀,求你,别去好嘛?咱们退隐江湖没人能找到,为什么非要去那道地缝子?求你了不要走!”莫小柒小鸟依人地靠在吴功耀健壮的胸襟中苦苦央求着。

“告诉他们几个,我走了以后不要去找我,去了也是白白送命。我走后把‘千机诡盗’和这张俄国地图留给咱们的后人,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万不可再来!小七,就算我对不起你吧。要怪就怪我是……家的后人,命里注定我不能像普通老百姓一样生活。”梦里的吴功耀恍惚间说到了自己的家事,可就在关键时刻,无双却没有听清先祖的姓氏。

急的他冲过去大喊问道:“太姥爷,我们到底是谁的后人?”

吴功耀的身形逐渐模糊起来,他的大手死死地拽着莫小柒,可一片无尽的黑暗在慢慢吞噬着他,那股无穷的力量把他生生从莫小柒身边夺走了,最后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中。

无双拼命的挣扎着,可在梦里他使不出力气,身体虚弱无比。太姥姥莫小柒怜惜地抚摸着增外孙的头,把他护在怀中。

“孩子别去,那道地缝子是万劫不复之地,是地狱的通道,是有来无还的噩梦……”莫小柒的话久久在无双耳畔回荡着。

“不!不!不!!!”无双大喊一声从噩梦中惊醒,一屁股坐了起来。泪水已经浸透了被子,他粗喘着擦净脑门的冷汗。外边天亮了,屯子里的公鸡争先恐后地打鸣,一声高过一声,这就是乡下独有的氛围。

陆昊天打着呼噜,嘴角流着哈喇子,无双把剩下那半拉粘豆包塞进了他嘴里,他竟然在睡梦里下意识咬了几口然后吞进了肚子。

无双披上外套走了出来,坐在小院的台阶上贪婪地呼吸着大山里的新鲜空气,看着东方火红的曙光一点点升起爬上山头,暖暖的阳光晒在身上太舒服了。

一缕淡淡的幽香从身旁飘来,芬芳的发丝被山里清凉的夏风拂过,马忆甜不想打扰这位新任盗门魁首的清净,他默默地坐在了他的身边,为他把外套的扣子系上。爷爷说无双得到魁符后便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哥哥”了,他的命运,他的一生都将随着魁符的到来而改变。可马忆甜却觉得他依旧是从前那个对自己百般疼爱的哥哥,除了……除了此刻无双的眸子中好像比以前多了一股来历不明的气息,那是杀气,半个多世纪前东北悍匪吴功耀也是仗着这股杀气令小日本闻风丧胆,这是盗门魁首与生俱来的杀气。

“我可能得回去了。”无双没有回头,淡淡道。

“我知道,哥现在是魁首,很多事等着你去做。”马忆甜真的舍不得他,男女之间两小无猜之情可以滋生出人世上最美好的情愫,那懵懂的幼芽已经在马忆甜心中滋生而出。

他老练地吐出一个烟圈,烟圈被徐风带着越飘越高,然后他捻灭烟头,习惯性地把手放在了身旁台阶上。突然,他的手掌上传来一丝温暖细滑之意,马忆甜默默地与他十指紧扣,就像昨夜梦里吴功耀与莫小柒的恩爱一样。

他的身体抖了一下,侧过脸对这个曾经的好妹妹笑着,笑的很自然,马忆甜娇俏的小脸一点点斜靠在心上人的肩头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暖意。

东屋里窗前,一个虚弱的老人双手撑着窗檐苦叹了一口气。他不是不希望自己孙女有个好归宿,他也相信这位新任盗门魁首定会像师傅吴功耀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可是他们不能在一起,他是魁首,他是吴功耀的唯一后人,他必须要把家族的血统传承下去,命中注定他的婚姻不能自主,不能像其他年轻人一样选择自己心爱的女孩。

若是民国,老爷子很愿意让孙女给无双做填房,虽然这个年代早已废除旧社会的封建习俗,可马家人却依旧坚守着曾经的承诺,生生世世守护着历代盗门魁首甘心为仆,仆者岂能对主有非分之想?

“屋里有人没有啊?这是不是马四海家?老爷子在家吗?”院外一个中年人大喊道。

马四海从东屋走了出来,孙女赶忙把小手收了回来站起,生怕被爷爷撞破。

“爷爷,您怎么这么早起来了?再睡会儿……爷爷……您?您……?”马丫和无双愣住了,眼前的马四海脸上堆满了皱纹,那一头花白的头发也在一夜之间掉的精光,或者说马四海这个年纪的人本该如此。但他真的在一夜间苍老了许多。

“来者不善,他们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小爷您的,丫儿,带小爷进屋避一避,没我的话不许出来!”马四海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

无双说:“二姥爷,肯定是佟四喜的人找上来了,您自己应付不了,我把耗子叫起来,咱好歹手里有几杆家伙事,朗朗乾坤的我就不信他们敢硬来?”

“小爷听话,快进去,这里可是黑龙屯,想来这儿撒野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葱?放心,我应付的来。”马四海把无双推进了屋里。

马四海推开院门,见院外是五六个黑西服,这几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善茬,个个膀大腰圆,并且腰间鼓鼓囊囊的。

“各位是不是找错人了?老头子想不起在哪见过你们。”马四海沉着应道。

为首的黑西服走上前来恭敬地抱拳施礼:“嘉宁见过师叔,佟四喜是我师傅,今日嘉宁特来拜会师叔。”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