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37章 午夜惊尸魂

第37章 午夜惊尸魂(1 / 1)

老万心跳加速,嘴唇干裂,浑身瑟瑟,伸手进去摸那女尸头部上方。果然在棺材板与女尸头部之间摆着个瓷坛子。他晃了晃,里边却是逛逛当当的好像真有酒。

他想用手把那坛子抱出来,可一只手咋使劲儿也使不上,好像当初下葬的时候女尸的头部恰好就把这坛子挤在板材板之间了。要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如果不是老万头喝多了也不至于做出下一步的草率动作。

高丽人的棺材打的也缺德,矮的要命,老万头一只手伸进去没法使劲,只好弯下腰来两只手抠住了瓷坛子的鼓肚往起拽,这一弯腰不要紧,从他这个反方向正好是与女尸脸对脸,一人一尸仅差分毫就能亲上嘴儿了。这要是让人看着了,准保以为老万头有恋尸癖。

他往上拽就得使劲儿,一使劲儿猛吸一口气,就在他把棺头酒抱起来时,恰好又吐了一口气……

那日初春恰好是时节里的惊蛰,地窖上空乌云密布,咔嚓一声闷雷炸开,把黑暗的地窖照的明晃晃的。随后就是啪嚓一声,老万头手里的棺头酒摔落在地,酒也撒没了。

地窖中上的那几个老头借着闪电一瞅,老万头直勾勾地倒了下去,也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把他吓到了。

众人一看这是要闹出人命啊,可了不得了,也不管啥高丽古坟了,赶紧蹦下去七手八脚地给他拽了上来。

老万头回家后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就说那晚撞见鬼了,他抱起棺头酒想走,可却看到那高丽女尸突然睁开了阴冷的双眼直勾勾地瞪着自己看。

这事闹的动静不小,老万头吓昏过去那晚上主人和书记就得知了,但也没敢去。一直等太阳升起,鸡鸣三次,才带着几十个壮汉下来一看究竟。但奇怪的是那高丽古墓中什么都完好无损,惟独棺材里的女尸没了。

了不得了,消息一下子炸开了,当地报纸和新闻轮番报道,公安局的还特别成立了个专案组调查。那一阵子水库屯十户九空,都搬去县里亲戚家住了,当地也盛传说起了闹僵尸的传言,入夜后别说水库屯了,就连临近的乡镇也是家家关窗闭户谁也不敢外出。

水库屯以东有座小山丘子叫大垒子山,山上有座关帝庙,平时十天半个月没个香客。可自从当地传闻闹僵尸开始,每日都有香客络绎不绝,小庙里也是异常香火鼎盛。

中国人临时抱佛脚的恶习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说这不是什么值得发扬的美德。不过也许是关二爷饿的年头多了,突然吃饱一回他老人家就愿意办事。一个月后,就在那座关帝庙后的林子里发现了有人发现了那具高丽女僵尸。

女僵尸身首分离,脖子伤口不像是被动物利齿所咬,也不像是被人用利器砍下,更像是生生就被一股蛮力拧下来的。

不用说,此案告破,当地新闻机构又要想破了脑袋用尽各种科学依旧解释辟谣。本以为此事到这也该结束了,却没料到,被吓昏过去的老万头回家后是越病越重,白天躺炕上浑身发抖,烧了炕裹着厚被也不行,可一到晚上就精神的两眼放阴光。

他落下个病根,晚上梦游,几乎每天晚上都去老王头家地窖前跪着,嘴里还嘟嘟囔囔胡乱说着人们听不懂的朝语,一跪就跪到天亮。第二天鸡叫准备自己又溜达回家。白天谁问他,他还想不起来昨晚上的事。

乡下人都迷信,尤其是吉林的农村,清朝时候当地信满人的萨满教,遇上什么大病小灾的都请老仙给跳大神。村主任也请了好几个老仙了,但眼看着老万头的病是越来越严重。最后一天清晨,老王头起床尿尿时候,看见昔日的老兄弟跪在自家那地窖前断气了。

回想起两年前的一幕幕,水库屯的百姓无不心有余悸。现在看着刘大壮的情况是与老万头一模一样,故而他媳妇儿和儿子没辙只好来找主人书记。

“老铁,真有棺头酒这玩应吗?不就是五谷自然酿的酒嘛?能值啥钱?这可好,为坛子酒把命搭进去了。”陆昊天把无双拉到一旁问。

无双应道:“嗯,却是有这种说法。五谷本身就是辟邪之物,而且又象征着祥瑞富足安康,现代人死后棺材里也要放五谷,只是不会像高丽人一样用坛子装,也不会撒那么多。值不值钱我也说不好,但此酒确实难得,别看与尸体在一起,但五谷靠地下温度和湿度自然酿造的酒本来就好喝,再加上吸足了底下的地气肯定是大补。”

这可不是杜撰,早先比如北京四九城里的鬼市上,专门就有收棺头酒的生意,那棺头酒可都是论克卖的。收酒的肯定不会打招牌,盗墓那是要治罪的,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这买卖。通常自己往旮旯胡同一蹲,头顶啥挂个煤油灯,脚下分别撒着五谷,五谷中间压一沓冥币。行家一看就能认出来他是收棺头酒的了。这是题外话。

都是邻里乡亲的住着,村主任虽对刘大壮的贪婪嗤之以鼻,但也不愿屯子里再发生类似的惨案。到时指不定媒体报纸一报,水库屯便要叫僵尸屯了。

“无双老板,你看有没有啥照?都是农民也不懂啥,你要有照就帮帮俺们。大不了我们以后发现你要的老虎屎免费送你行不行?”

无双叼着烟问道:“二蛋子,你老实跟我说,你爹有没有拿坟里的东西?有没有碰那棺头酒?”

“啊?娘?俺爹是有……还是没有啊?”小孩不敢乱说了。

那妇人一看事到如今不交实底儿是不行了,便名言道:“是拿了,俺家爷们从那分窟窿里掏出来个镯子,可没碰棺头酒啊!”

她早有准备,为了救自己爷们也舍财了,临来时特意带着那明器。她从兜里把那玉镯拿出递给了无双。

无双探过鼻子嗅了嗅,镯子上略带腐臭,应该是刘大壮从尸体手腕上摘下来的。这玉镯虽比不了中国的和田籽料,但却也晶莹剔透,本该是件传世之宝,不过却单单在预料里边多了几块血红的斑纹影响了它本该有的价值。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