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60章 少主归来

第60章 少主归来(1 / 1)

这故事一代传一代,成了每一代盗门魁首做梦都想得到的至宝,但几百年下来从来也没人看到过金凤睿冠重现人间。

这话头还得从清太祖努尔哈赤与叶赫那拉格格东哥的婚约说起。他们二人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算是满清最大之谜了。世人皆知这位满洲第一勇士,伟大的军事家,清太祖皇帝一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东哥格格。但最终,叶赫部几次悔婚,把东哥格格竟四次许配给其他部族,这才有了努尔哈赤对叶赫七大恨,最后兵法叶赫城。东哥格格最终远嫁东蒙古喀尔喀部达尔汗贝勒之子莽古尔岱,出嫁后不到一年死在了科尔沁。

努尔哈赤得知东哥的死讯后痛不欲生,然而她已是他人的媳妇儿,东蒙古与满人的关系又是十分微妙,他连去悼念自己最爱的女人的权利也没有。他只有命手下人打造了一面黄金面具送给昔日的最爱作为陪葬品。这便是金凤睿冠的由来了。

“不就是个黄金面具吗?那时候努尔哈赤都要统一东北了,要啥有啥,一个黄金面具有啥珍贵的?按现在价钱算几百块钱一克,老铁你要是喜欢我回去就给你打一个。”陆昊天说。

“别打岔,听我三姥爷继续讲。”

马福祥说这金凤睿冠可有讲究了,努尔哈赤的用意是东哥格格是他的女人,就算死了,也永远不许任何男人看到她娇美的容颜。祖师爷曾经说过,金凤睿冠本身打造过程中光是死就死了好几百号工匠,打造面具到底用了什么材料除了努尔哈赤自己以外永远无人得知。

“那倒是,光是她额头中间那美轮美奂的彩凤就不知用了多少样名贵的珠宝了。后来呢?这面具被盗墓贼所偷?”

“这面具本身的价值就在于努尔哈赤的用心,而不是它到底能值多少钱,是一个男人对女人贪婪的爱的见证,我觉得想得到这金凤睿冠的人不一定是盗墓贼,而是普天之下的痴男怨女吧?”蓝彩蝶说。

马福祥道:“彩蝶姑娘说的在理。不过盗墓贼也好,努尔哈赤也罢,最终也无人知晓东哥格格到底埋在哪里,相传,东哥格格按照蒙古人的丧葬习俗被埋在了科尔沁草原,而蒙古墓葬是盗墓贼最忌讳的,不是说里边的机关多,也不是说里边有什么恶毒的诅咒,而是蒙古地区本就都是一马平川的草原,你看不出什么风水,而且蒙古人下葬后都会用千匹骏马踏平坟头。你们想啊,一千匹马儿踩踏后,那坟头可不就平坦无奇了嘛?第二年新草一长出来,谁还能发现?”

“后来金凤睿冠下落不明了?”

马福祥说,后来一直到八国联军打进了紫禁城,火烧圆明园时发现了这枚至宝。好像是被一个英国军官抢走了,不过抢走当夜这个军官就离奇死亡,随后金凤睿冠便彻底消失在人间了。

马福祥讲的这个段子虽然漏洞百出,不过这金凤睿冠的由来倒是真的。无双仔细对比着数个小时前在高丽古城遗迹中遇到的那个身着民国旗袍的女人,难道她是东哥格格的鬼魂?可她的打扮却一点也不像清朝女人,尤其是她眼中隐露出的那股杀气更不是一个格格该有的。她为何看到我脖子上带的魁符时杀气又消失了?转而变成了一种慈爱,而我明知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却对她没有丝毫的恐惧!

车子缓缓开进了长春失去,傍晚时分众人回到了董家老宅。大院门前围着好几圈看热闹的老街坊们,众人指指点点却无一人敢进去的。院子里听得马二爷操着大嗓门直喊粗话。

无双推开人群一看,自家院里站着一群黑西服,为首的正是嘉宁。那群黑西服更是来者不善,手里都带着家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来找事的。

嘉宁口口声声说董家欠了佟四喜的东西,他是来索要的。

“哼!臭小子,我告诉你,有我马二在你们就别想闯进董家闹事!今儿你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一群小年轻的还敢欺负我个老头子?”马二放出了狠话。

马二身后站着董家的老少们,都是些女眷,无双的姥姥,妈妈,几个姨,还有几个老妈子。别看都是女流之辈,不过这些女人哪一个没见过大风大浪,硬是没有一个退缩的。

老陈抄起扫地的扫把举起就朝嘉宁打了过来。嘉宁拽住老陈的手腕一脚踢在他胸口,把看门的老陈踢的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马二爷,我是晚辈,晚辈劝你一句还是放聪明点吧,您也不瞅瞅,我们来了也有半个点了吧?有警察敢来管吗?呵呵……晚辈知道你马二爷名声在外,不过如今董爷都不在了,无双那小子又生死不明,您也这么大岁数了,退了吧,一群娘们你护也护不住!”嘉宁狂妄至极,出口不逊。从怀里掏出一本支票,在上头写了一大串零扔给了马二爷。

“兔崽子!你给老子听着,今儿你就算给我金山银山也蹦想碰董家人一根汗毛!除非我马二死!!!”马二把那张百万支票思成粉碎。

啪啪啪……人群中无双为马二爷的忠诚鼓掌。他搀起老陈,为他打撒身上的灰尘。

“二爷,关门,这是咱们的家事,咱们董家的事也不需要白道上的人管。”无双一挥手,马二重重地关上了大门。

院子里,初秋的晚风卷下几片落叶,叶子纷纷洒洒落在无双头顶,院子里那棵老桃树是吴功耀亲手栽下的,它见证了几代人的成长,也见证了眼前这个新一代魁首由男孩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男人的一幕。

马二诧异地看着少主,怎么他和陆昊天俩人出门的,这还带回来俩?这老贼眼毒的狠,虽然早已忘却了自己有位师叔叫马福祥,但稍与马福祥对视一眼就从马福祥眼中看出了令人胆寒的杀气,马福祥身上的杀气可不是普通侩子手能有的,单是看着他的眼睛就能让你觉察到他强大的气场,令你胆寒不已。而蓝彩蝶就更怪了,这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走起路来别看扭扭捏捏,但每一步都轻巧无声,她跟在无双背后阴冷地眼神扫过这二十多个黑西服,令男人们神魂颠倒。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