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十九章 白秀秀和她的普通朋友

第三十九章 白秀秀和她的普通朋友(1 / 2)

     天才一秒记住「第一小说网」地址:www.d1xs.com  反叛的大魔王更新最快!

秋天金色的阳光铺满整个翠绿的山岭上,一条人工修筑的阶梯直直的将封土化成了两半,好些行人像蚂蚁一样正在高耸的山岭上攀爬。

成默眉头锁着一脸疑惑的遥望秦始皇陵墓,回忆起了昨天晚上在里世界秦始皇陵遗迹之地,他大概也是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不过里世界的秦始皇陵是还没有被焚毁的陵墓,完全不是眼前这个简单的山包所能比拟的,那是一座建造在九层夯土之上的中华土木大金字塔,雄伟壮丽的难以形容

见成默眼神专注,白秀秀也将头转向了已经成为一座绿色山岭的封土堆,回忆着说道:“我记得我上次过来,解说员告诉我们,项羽入关后,派了三十万大军挖掘陵墓,在进入陵墓时触动了机关,乱箭齐发,怪鸟群飞,许多士兵因此而丧命,项羽听闻后大怒,于是亲自带领士兵来到骊山,到了陵墓,项羽惊呆了,因为这里的机关不计其数,防不慎防,士兵们都不敢轻举妄动,没办法项羽只好下令烧了皇陵,砸碎了陶俑,拿走了陶俑的武器,因此我们如今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堆封土,以及破碎了的陶俑”

成默点头,“这个说法有一定的依据,《史记》里记载过:怀王约入秦无暴掠,项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私收其财物,罪四。不只是史记,《水经注》里也说过: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三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

白秀秀回过头看了成默一眼,“不错,这你都能记得。”

“今天早上才翻的资料。”成默语气淡然的解释。

听到成默自谦的话,白秀秀不由的笑了一下,觉得旁边的这个少年实在太有趣了,于是白秀秀伸手摸了一下成默乱糟糟的头发,玩笑道:“诚实的孩子,可惜我手上没有金斧头,也没有银斧头”

成默翻了个白眼,挪了一步,脱离白秀秀的掌控范围,扬着一张稚气未脱的面孔看着白秀秀风华绝代的脸,鄙夷的说道:“说好的做一天朋友的?”

白秀秀伸手捋了一下被风刮的贴在唇边的青丝,将长檐遮阳帽重新戴好,语气轻快的说道:“我一向都是宽以待己,严以律人,所以做我的朋友要迁就我呀!”

成默无语,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和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白秀秀也不管成默和她关系算不上亲密,抓着成默的胳膊,扯着他向着秦始皇陵地宫走了过去,“实际上讲解员当时还说一种说法,说什么当时项羽先派精兵挖掘秦陵,从西南和西北两个方向挖,但挖了半个月,也没有找到墓道。结果有一天出现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前来劝阻,他对项羽说:‘秦始皇统一华夏,自称皇帝,大肆修筑宫殿陵墓,焚书坑儒、残暴不仁,后来追求长生不老,却被人蒙骗丧命沙丘所以秦始皇如何灭亡的,你应该吸取教训,切莫重蹈覆辙!于是项羽就退了”

成默不由的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我们在课堂上学习历史,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光辉灿烂,无数伟大的皇帝铸就了属于这个民族的荣耀,却不知道真实的历史和书上说的并不一样,就好比我们说到秦始皇就会想起暴君,想起虎狼之秦,想起焚书坑儒,想起孟姜女哭长城,想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却不知道秦始皇杀的不过是骗人的方士,他为其长子扶苏挑选的老师,是儒学大师淳于越;而长城是华夏古代最先进的军事防御设施和交通讯息网,至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陈胜吴广也并不是历史书上所说的农民,不过是两个利用农民不熟悉秦朝律法,哄骗法盲们起义的‘军官’,尤其是陈胜,《史记陈涉列传》里,有多处内容都能证明,其实他本就是陈城豪杰,对于起义的事情陈胜预谋已久”

顿了一下成默继续说道:“实际上我们研究秦朝,最主要的参考之一就是司马迁的《史记》,司马迁本人的节操当然毋庸置疑,但流传至今的《史记》却早就不是司马迁写的《史记》了,早在汉朝《史记》被十几个学者修改过,这是有据可查的,他们除了大量删除了对汉王朝不利的叙述之外,还极大的污蔑贬低嬴姓,贬低秦朝不仅如此,为了提高汉朝的正统性,汉朝还大规模篡改和删减先秦古籍更不要说对秉持法家之道的秦始皇恨之入骨的儒家了”

白秀秀没想到成默说起历史来滔滔不绝,完全不像一个寡言少语的冷傲少年,松开抓着成默手臂的手,“说实话,篡改历史根本就不算什么?你没见拿来的当证据的白头盔现场抢救被叙利亚政府军‘化武’攻击的妇女儿童的场面,同一儿童化了妆不同场合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几次,摆拍出让西方圣母们高潮的图片和新闻,其实导演的人自己都没认真演,就是寻个借口展示力量罢了,可怜圣母清新们次次入戏,激动得跟孝子贤孙慈父慈母似的。这就是我不喜欢研究历史的原因,就连新闻都是假的,所谓的历史那就更是在扯淡,里面不可能有真正的历史,与其探求所谓真正的历史或正确的历史,不如自己创造历史反正什么‘以史为镜’不过是句冠冕堂皇的套话,看看华夏历史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就知道人类永远无法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我觉得吧!历史最大的贡献就给我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素材,让我们有宫斗剧可看”

成默听见白秀秀不仅说了“高潮”,说了“孝子贤孙”,还说“扯淡”这样讽刺力度极其强大的的话语,转头看着白秀秀,觉得白姐姐真是有些颠覆她的形象,毒舌起来,完全不像她的外表那么典雅娴静。

白秀秀自然也注意到了成默的视线,和成默对视了一眼,有些惊讶的说:“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话有错么?”

成默摇头,“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并且我也认为国家和民族不过是个虚假的概念,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更何况这个谎言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因此现实就是历史如今已经不再是国家和民族所的表象,历史已经深刻的融入了我们的血脉,就像秦朝尽管仅仅只有短短的15年,但秦始皇所确定的统治模式却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所以呢?我们研究历史的意义何在?让你懂得了历史不过是为政治服务的工具?”白秀秀勾着嘴角问成默。

成默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望着眼前那绿意悠悠的封土,昔日辉煌的宫殿早已化作尘土,芜乱的杂草和廉价的树木,爬满了整个是封土,成默轻声说道:“我爸爸告诉我,每个真正的史学家都有一种使命感,那就是为了让后人不要错误的认为历史真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无所谓对错就像我如今站在这里正在努力的替秦始皇正名,告诉你秦始皇不是暴君,而是千古一帝因为史学家是人类良心的最后一道防线,道德和法律无法审判的大人物,只能交给历史去审判”

白秀秀被成默的话击的心房一沉,陡然间一种莫名的苍凉感让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心情会忽然间抵达一个极限,不可思议的陷入了朦胧的悲伤之中,就像是多年前,一个安静的秋天的上午,庭院里笼罩着柔和的日光,她坐在椅子上编织着毛衣,冷着脸不说话,丝毫没有抬头去看就要离开的男人意思。

“秀秀,别生气了。”

“我错了行么?下次我保证再也不敢了”

“你要在不说话我就走了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

她见男人转身,忍不住说道:“说了要你别答应,别答应,你又不是潜龙组的,没受过他们那么严苛的训练,你就算不替自己着想,也要替我,替你爸妈还有小美想一想”

男人笑了笑,“我知道,我知道可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做不是?”

她没有送他走出院子,只是放下了手中正在给他编织的毛衣,看着他拖着箱子走出院子,男人站在门口停了一下脚步,转身向她挥手,院子外面的湖水波光粼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