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九章 眼泪是谁的方向感

第七十九章 眼泪是谁的方向感(1 / 2)

     天才一秒记住「第一小说网」地址:www.d1xs.com  反叛的大魔王更新最快!

(三合一更新,字数略少,争取今天再更一章,把昨天欠下的更新全部补上)

十一月的星城很少能见到阳光灿烂的日子,大部分时候天气都是阴着的,像是随时都会下一场雨,成默从书桌前面站了起来,落地玻璃窗外的风呼呼的刮着,天幕低垂,泛绿的湘江水被橘子洲头分成了两道滔滔不竭的激流,安静的横过黛青色的岳麓山脚。

将近中午,看不见太阳的天空一片灰白,颜色萧索,初冬的气象份外明显,成默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又睁开眼睛,便觉得这苍凉里透着一些诗意。

“生日啊!”成默看着落地窗外“江上阴云锁梦魂”的湘江水,无意义的低吟了一句。

想起十七年来,成默没有过过一次正儿八经的生日,唯独九岁的那年,他放学回家,父亲刚从外地开学术研讨会回来,买了个铺满白色奶油的生日蛋糕给他吃,可却不知道把蜡烛扔哪里去了。(湘南有给小孩九岁办酒宴的习俗)

年幼的成默唯独对吹蜡烛的感觉有所期待,没有蜡烛,这生日蛋糕也少了大半滋味,再加上成默清楚那香甜软糯的奶油里含的都是餐桌上的定时炸弹反式脂肪酸,自然是不敢吃的,只能切了一小块下来,刮干净最美味的奶油,吃上两口味道乏善可陈的蛋糕应一下景,剩下的全部给了保姆段阿姨提走了。

成默不满没有蜡烛,叫成永泽下次别买了,成永泽只是“哦”了一声,完全弄错了成默不开心的点,提了一句:“偶尔吃一点奶油也没有关系。”

成默心想:“没有蜡烛,没有生日歌,也没有许愿,那这生日蛋糕只剩下一点甜味,还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他看着盘子里那一堆白花花的诱人膏状物沉默着摇了摇头,再加上生日无疑是在提醒他离死神又近了一步,从这以后,“生日蛋糕”这种喜庆的玩意便彻底与成家绝了缘。

成默看了眼父亲最后送他的生日礼物,手腕上那块衔尾蛇手表,如今它已经变了款式,变成了一块iath,这样也方便成默时不时扭动旋钮或者看着手表的方向不至于太引人注目。

见时间不早,成默按照白秀秀对他的要求,洗了个澡,拾掇了一下,穿了条diorhme蓝色休闲裤配thornbrone白衬衣和灰色毛线开衫,提上在长安买的一些伴手礼,在初冬时节清清爽爽的出了门。

虽然这些天成默并没有和白秀秀见过面,但答应过白秀秀的事情成默还是没有懈怠,比如毫无理性的胡乱消费,比如出门必须将自己弄成一副贵公子的模样。

成默并不反感这样奢靡的生活方式,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种体验,充满了一种未知的新鲜感,只不过和真正的贵族相比,他既没有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也没有力争青史留名的责任感,他所体验的仅仅是物质带给他的感官享受以及旁人的羡慕的眼神。

成默也不觉得白秀秀的这种方式能改变自己多少,不过对于自己扮演其他人还是有所帮助的。

只是白秀秀这些天完全不理会自己,有什么事情只是叫冯露晚和自己联系,根本不和自己见面,叫成默的心里隐约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以前两个人也是以这种模式相处,可经历过长安的事情之后,成默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会和白秀秀亲近一些,可情节并非按照他想象的那样发展,让他产生了失落的情绪。

偶尔成默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知道白秀秀就睡在自己上面,居然也会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成默与平常男生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懂得心理学,他分析过自己的心理,知道自己产生这样的心态是条件反射与心理暗示,人在感觉自己能够得到的时候,风险意识就会很强,就会急切的想要得到,并且越会惧怕失去。然而当你面临马上就要失去的时候,你就会突然什么都不怕,兴许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所以,在这种时刻更要沉得住气,于是成默也没有主动跟白秀秀说过一句话。

至于,对白秀秀的感情,很奇怪也很复杂,成默清楚对谢旻韫就是单纯的喜欢,也许说爱有些沉重,但说喜欢是准确的,他喜欢和谢旻韫聊天旅行,觉得和她相处虽然压力不轻,但乐此不疲。

对于沈老师,他有一种莫名的倾慕,沈老师的温柔和知性也叫成默沉溺,成默觉得自己在沈老师哪里感受到了一种缺失的温暖,这种感觉成默格外珍惜,但由此也衍生了另外一种欲望,这种欲望与xing是无关的,是源自人类本能的独占欲。

回到白秀秀这里,成默认为自己那原始的冲动源自与生俱来的征服欲,就像数学家看到一道万分难解的数学题,就会忍不住倾尽全力尝试解开它。如果说哥德巴赫猜想是数学皇冠上最璀璨的一颗宝石,引得无数的热爱数学的人前仆后继,那么白秀秀肯定是女人中最美艳绝伦的一个。

像这种女人倘若生在古代大抵上就是苏妲己或者褒姒这种祸国殃民的角色

成默坐在劳斯莱斯上经过湘江一桥,转头看着橘子洲头伟人像的背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觉得自己正是因为人生处在一种巨大不确定之中,才会任由这些欲望泛滥,可今非昔比,自己克制和压抑这些欲望又有什么意义?

“我的人生意义又在哪里?”

成默知道自己不可能既是一个观察者,又是一个被观察的对象,于此同时他还要保持观察的客观性,所以他不知道自己人生的意义在哪里。

当活下去这个问题不再迫在眉睫,哲学爱好者的思想对话就时不时在他的脑海里激荡。

巨大的永定红花岗岩石雕刻而成的伟人像屹立在滚滚流逝的江水之中,伟人飘飞的发角凝固在寒冷的江风中,凝固在时代的缝隙里,凝固在成默的瞳孔里

当银黑相间的劳斯莱斯驶过了年岁久远的湘江大桥时,成默将视线从立于烟波浩渺间的石像上收了回来。

“要自由。”

有个声音对他说。

姜军将劳斯莱斯停在门口,成默提着一个朴实无华的牛皮纸礼品袋下了车,抬眼成默就看见了水泥雨棚底下的燕子窝,旁边还装着监控,对准了那个树枝和泥土垒成的粗糙巢穴,成默对这栋楼已经无比熟悉,换了个方向,便轻而易举的绕过了监控的范围,从侧面进入了楼道。

楼道里的灯光依旧不甚明亮,灯泡偶尔会眨一下眼睛;电梯里的广告依旧没有换,除了房地产宣传和幸福西饼的广告,另一幅还是印着穿着稀少的性感女郎的龙胜男子养生馆的广告画。

成默轻车熟路的按了十一楼和两个提着塑料袋的大婶跟着电梯一起向上,依旧是那条熟悉的走廊,他轻轻的走过,窗户外面是阴沉的天幕,和林立的楼宇,他步履恒定的一直走到尽头,来到了那扇熟悉的门口,稍稍停住脚步。

离开学校不过两个月而已,成默却有种事隔经年的错觉,他挥舞在门铃前的手,凝滞了一瞬,才按了下去

片刻之后门里传来了那熟悉的温柔声线,“谁?成默吗?”

“是的。”成默的心跳突然间快了起来。

门锁跳动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楼道里响起。

这是一把复合型锁,是磁性锁和弹子锁的结合体,是市场上安全性最高的锁具之一,成默心道。

深棕色的菱形格纹防盗门被拉开,围着深蓝色围裙的沈幼乙出现在了成默的眼前。

成默屏息凝神的瞧着沈幼乙那剪水双瞳,沈幼乙却下意识的避过了成默的眼神,弯腰帮成默拿他的小熊拖鞋同时说道:“你来的比我想的要早一些,我以为你要十二点才过来,所以刚开始做菜,估计还要等一小会,你要饿了的话,我先跟你盛一碗冬瓜排骨汤”

成默没有立刻说话,走进了那套他熟悉的灰色调房子才开口说道:“不用了沈老师,我还不饿现在反正不用上课,好久也没有看到您了,就想着早点过来。”

两个月不见,沈老师说话的声音有点刻板,不像以前那么温润,语气里保持着一种隐约的距离的感,不像曾经那么亲密,那种不自然的隔阂还是很明显的。

成默穿好拖鞋,抬头看见鞋柜上摆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白瓷瓶,瓶子里插着两株白色的山茶花,还有修剪的像是枝丫的雪柳,清新淡雅,看着便让人觉得意趣盎然。

很明显解决了部分心结的沈老师,不像以前生活的那么压抑,于是给沉郁的暗色调房间里增添了些许明亮的颜色。

沈幼乙注意到了成默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插花上,勉强笑了一下,“现在不用担任班主任,时间充裕了一些,有自己研究插花,这样能让心境保持平和。”

“很漂亮,器物的美也没有被忽略,老师还是适合做艺术家。”成默打量了一下很有美感的插花认真的说道。

沈幼乙并没有继续就插花和成默说下去,转身向着厨房走去,“你先坐会,想看什么书,随便拿,我最近又新买了不少书”

成默看着沈幼乙蜿蜒的背影,和沈老师的插花一样艺术感十足,尤其是脖颈之处,她的头发高高的挽了起来,在后面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蓝色的围裙缎带和乌黑的发须更衬的脖颈如羊脂白玉,她穿着一件灰色的圆领毛衣,领口比较宽大,肩膀有如刀削般轻薄挺直,那曼妙的曲线向下,弯出了一个美妙的弧度,扎了一个蝴蝶结的蓝色围裙系带横亘在圆润饱满的臀线上方,将视觉效果拉的很长,让宽松的黑色休闲裤都绷出了美妙的视觉感受。

成默站在沙发处寂静无声的看着沈幼乙走进厨房,犹豫了一下将牛皮纸袋放在沙发上,跟着沈幼乙走进了厨房,“沈老师,我帮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