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五章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2)

第七十五章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2)(1 / 2)

     天才一秒记住「第一小说网」地址:www.d1xs.com  反叛的大魔王更新最快!

2020年9月20日8时15分。

平时一座难求的图书馆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付远卓转头看了眼四周除了他和成默,整个一大片区域就零星的坐了十几二十个人,付远卓抬头看了眼窗外校园里也显得格外安静,除了偶尔有骑着自行车学生划过,树荫下的马路孤单到阴森,难以想象这是平时清华最繁忙的干道之一。

付远卓扭头看了一眼成默,成默正埋头在灯光里奋笔疾书,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其实他写字的节奏比平时要快一些,不像平日那般不疾不徐,字的大小也似乎有些偏差,不像往日那般精准。

付远卓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心中叹了口气刚打算继续看书,就听见附近有男生轻声说道:“现在走么?”

“走吧!差不多了,估计这个时候去体育馆已经能混进去了。赶过去差不多能看到结尾李剑的节目。”

付远卓对李剑完全没有兴趣,低下了头,也许是图书馆根本就没什么人,大家说话也就放肆了一些,只听见两个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学校为什么不让李剑压轴让谢旻韫压轴啊!感觉她压不住一样。”

“我倒不觉得,你想那么多教育部和军队领导在,学校怎么可能做丢自己脸的事情,再说了人家李剑也是有逼格的人好不好,肯定是服气这样的安排才答应过来的。”

“那倒也是,你说谢旻韫会准备什么节目?说实话除了李剑我最期待的就是她了,据说她是全能型才女,其他方面我们都见识过了,才艺还真没见她展示过,去年我们学校那么多晚会邀请她她都没有上过,我还以为她只是会学习呢!没想到今年居然突然参加了迎新晚会”

“我也很期待啊!至于表演什么节目,那重要吗?其实我觉得谢旻韫站在台上什么都不表演就足够好看了,不过谢旻韫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肯定有足够的把握呈现最震撼的节目才会压轴的。”

“考!别说了,赶紧走,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最好是舞蹈,谢旻韫那身材跳舞,绝对无敌了!等下一定要拍个视频做纪念”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俗气?我觉得吧!光跳舞怎么够?跳舞唱歌都不能少哈哈!”

接着图书馆重新静谧了下来,回荡起了匆忙的脚步声。

正在写字的成默头也不抬的开口说道:“既然静不下心来看书,不如你拿着我的票去看表演吧!”

付远卓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就觉得刚才那两个人怎么那么没素质,在图书馆说话。”

成默“哦”了一声说道:“那你赶紧完成你今天的任务。”

付远卓“嗯”了一声,准备集中精神投入学习,恰好这时又有人接了电话,刻意压低的声线从图书架那边透过冷清的空气传了过来,“现在过去?能进去了吗?”

“大银幕正在直播,很多人在都在体育馆外面看?哦可我不觉得这些节目有什么好看的。”

“什么?看朋友圈齐世龙准备了鲜花,打算给谢旻韫献花卧槽,还有这种事情,那我得凑个热闹,马上过来。”

很快似乎又有人起身,说着要去综合体育馆看看,付远卓忍不住再次抬头环顾四周,忽然间这片区域除了他们两个一个人都没有了,好像只有他和成默被遗忘在了这里。

付远卓犹豫了一下说道:“刚才没有听见有人说要跟谢旻韫学姐献花吗?你真不打算去看看?”

成默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付远卓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你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么演的跟狗血韩剧似的,之前那么轰轰烈烈,然后突然间又完全不联系了,这一点都不符合逻辑啊?”

成默抬起头看了付远卓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觉得挺和逻辑的。”

付远卓有些惊讶的说道:“你别告诉我学姐转学之后,你没发过一条短信给她啊!”

“发过一条,祝她生日快乐的。”成默说。

付远卓一脸的不可思议,张大了嘴巴半晌才说道:“靠!那你也太过分了怎么能只发一条呢?”

“没事发什么信息,打什么电话?你看我什么时候没事找你跟你打电话的?”成默有些莫名其妙的反问。

付远卓仰头吐了口浊气,拍了拍脑袋,表情痛苦的说道:“我怎么会找你咨询爱情问题的啊!”

成默很从容的回答道:“我觉得我给你的指导没有任何问题,符合心理学的逻辑,如果你当初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觉得你和冯茜茜应该是能在一起的!”顿了顿成默说道:“就像学习一样。”

提到冯茜茜付远卓的脸色变了一下,浮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不自然,他无奈的“哼”了一声,说道:“也许这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不过我觉得你把爱情想的太怎么说呢?”付远卓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太程式化了,好像在你眼中爱情也是一种能够计算的科学。”

见付远卓望着自己成默沉默了片刻才迟疑的说道:“爱情当然逃不过科学的范畴。”

付远卓转了下身体,面对着成默侧面坐着,认真严肃的问道:“那你告诉我?爱情是个什么科学?别用心理学的那套来解释,那一套解释不通!”

成默将手中的笔放下,他想了好一会,大约是一分钟,也可能是三分钟,总而言之这一时刻他的脑海里突然间丧失了计算时间的能力,他回忆起了很多事情,不只是谢旻韫还有沈老师,过了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沈老师告诉我爱情不只是一种样子,有些爱情如同烟花,爆发出瞬间的光华,燃烧出璀璨如星辰之美;有些爱情如同涓涓细流,悄无声息的滋养着生命,灌溉出丰饶如森林之美。在她眼里爱情是一种用各种方式追求永恒的感情经历,这大概是文艺青年的爱情观。”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爱情分为三个层次,首先是低层级的荷尔蒙所引发的爱情,这源自人类原始的交配欲望;其次是中层级的多巴胺,这源自人类对成瘾性快乐的追求;最高层级的应该是‘注入锁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灵魂伴侣。”

“啊?注入锁定?什么鬼?”付远卓摸着下巴问。

成默耸了耸肩膀,解释道:“‘注入锁定’是惠更斯发现的一个无聊定理,当两个频率相近的振荡器距离很近的时候,其中一个的频率会被另一个‘牵引’偏离,直至最后二者以完全一致的频率,又或者说相同的相位同步震荡。比如钟摆,两个钟摆在靠的很近的情况下,不管起始角度如何,最终都会达到完美的同步状态,以完全一致的频率摆动,这一定律同样适用用电子器件,也同样适用于脑电波”

“科学研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脑波图样,而脑波则是反映的你内心的潜意识,是自我的信息,当脑波频率相近的时候就会产生熟悉的感觉,熟悉自然就更容易亲近,亲近了则就容易产生爱情。就好比你喜欢二次元,就会和喜欢二次元的女生产生熟悉的感觉”

付远卓嗤之以鼻,“那我为什么不喜欢颜亦童?”

成默摊了下手,“虽然爱情由层级之分,但很遗憾,不管爱情由那种原因产生,它都是爱情,最终爱情会发展什么样子,并不是起因决定的,荷尔蒙引发的爱情变成灵魂伴侣也不是不可能,也许两个人在sex方面达成了完美的一致,这种事情也是存在的。”

“不管怎么说,也许爱情是唯一的,但爱人却不是唯一的。任何试图追求永恒的东西都会消亡,在永恒之中,无论是宇宙日月星辰都会化作尘埃,甚至连时间本身都无法达成永恒,更何况爱情?”

付远卓听的有些懵,他没想到成默还真能总结出一套科学的爱情逻辑,听上去似乎还没有办法推翻。

成默回过头,不在看着有些茫然的付远卓,他盯着桌子上的书说道:“其实我也想过爱情会不会是超越物质的情感,因为对于凡人来说,它确确实实的能够填补生活的空洞,也能成为前行的推动力。可我琢磨了很久,又觉得它其实就是欲望的一种,就像饿了就想吃东西,渴了就想喝水,无聊了就想找点事情做一样寻常。也许爱情填满的只是我们的欲望,而不是我们生活中的空洞,内心的孤独也许永远不会被填满,所以我们经常在拥有爱情了之后,又会渴望一个人独处“

付远卓看着成默的侧脸愣了须臾,才摇头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如果能让我和茜茜在一起,我才不会想要一个人独处,肯定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腻在一起”

见成默看向了他,付远卓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爱情没有多么伟大,但我觉得爱情大概就是当你知道她的方向,就会不顾一切的朝她狂奔而去的冲动,就算她的那边是万丈悬崖。”

付远卓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所以你这样的理性的人大概不能理解我为什么那么多次迫不及待了,因为每一秒的等待,都是一种煎熬,我必须不断的找事情来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而思维还是会偶尔断档,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又或者专注的奔跑在去往她的路上,这样才能”

付远卓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宋希哲的视频电话,付远卓按了接听,却没有看见宋希哲的脸,只看见综合体育馆的舞台灯光灿烂,远远的上面站着拿着话筒西装笔挺的李剑,李剑说话的声音清晰的从体育馆那边传了过来,“她说不能,因为贝加尔湖对她来说有不能取代的意义希望我就唱《贝加尔湖》,所以我现在重新上台为大家带来一首《贝加尔湖》,另外还要感谢我的学妹谢旻韫为我伴奏。”

说完李剑朝着舞台侧面的追光处看了过去,并微微的鞠了一躬,宋希哲将镜头转向了追光的方向,舞台的右侧放着一架白色的斯坦威大三角,它在金色射灯之下散发着如同钻石般的光芒,闪耀出一片七彩的光晕,让整个场景呈现出了海市蜃楼般的魔幻意蕴。

一个穿着白色一字肩连衣裙,长发披肩的女生坐在那如光河流动的耀眼璀璨之中,她是如此的明媚,明媚的像是湛蓝无垠的天空,因此不管多耀眼的光芒都被她的清透收敛了起来。

钢琴声起的刹那,付远卓仿佛看见了草长莺飞的五月天,阳光洒满遍布红枫的山坡,天上飘着几朵软绵绵的白云,温柔和煦的清风吹着贝加尔湖碧波荡漾,这是他一生中都未曾见过的美景

付远卓在也忍不住了,抓着成默的胳膊站了起来,他跨出座位,强行要把成默拖出来,“走!别做胆小鬼,就算许久没有联系了,总不至于连学姐的节目也不敢看!”

成默却不动如山,低声说道:“我胆小鬼?你那天在迪士尼还不是不敢向冯茜茜告白?”

付远卓忿忿不平的说道:“我们两个情况一样吗?再说了我也不至于连喜欢的人的节目都不敢看,你越是逃避,就越证明你喜欢学姐,忘不了学姐,为什么不正面面对?”

就在此时手机里响起了李剑的歌声:“在我的怀里在你的眼里

那里春风沉醉那里绿草如茵

月光把爱恋洒满了湖面

两个人的篝火照亮整个夜晚”

听到这歌词成默的心中各种情绪交织成了一复杂的沉甸甸的网,这个网渐渐的收紧,让他的身体都跟着紧绷了起来,成默原来不懂近乡情怯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此时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付远卓又扯了一下他,大声说道:“快走,要不然来不及了!”

成默站了起来,低声说道:“我收拾一下东西。”

付远卓将成默拉出了座位,“还收拾个毛线,等下再过来拿,没人要你的东西。”

站起来的成默无处借力,陡然便被付远卓强行朝着图书馆的门口拖了过去,成默听着手机里还在传来李剑的歌声,想到谢旻韫之前说的话,“贝加尔湖对于她来说有不可取代的意义”,他的脑浆就这样沸腾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到这个时候才如同一根火柴点亮了整个黑暗,让他能够看的清楚谢旻韫已经氤氲的模样。

他有些喜悦,又有些惶恐,他害怕自己见到谢旻韫会失望,也害怕谢旻韫见到他会失望,这种难以言说的情绪控制着他的心跳,成默有些迷茫的跟着付远卓跑出了图书馆,图书馆外空无一人,成默望向了综合体育馆的方向,哪里距离图书馆还有一段距离,成默苦笑了一声说道:“算了,来不及了,就算见面也不急于一时。”

“靠!不是傻逼还要跟学姐送花吗?你怎么能这样怂?”付远卓怒道。

“送花她不会收的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