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八章 爱是一道光

第七十八章 爱是一道光(1 / 2)

     天才一秒记住「第一小说网」地址:www.d1xs.com  反叛的大魔王更新最快!

(感谢“萧萧大魔王”、“彼岸情梦”、“love/九狐”的万赏,熬了通宵把这一章赶出来了,求月票,另外祝大家新年快乐!)

成默行走在清华有史以来最盛大的迎新晚会现场,脚下踩着薄薄的红毯,他心想这红地毯的质量堪忧,一点都没有波斯地毯的松软,大概就是学校从锦绣大地那种专门卖批发地毯的地方批发来的,幸好红地毯的旁边没有摆上花球,要不然感觉就像是婚礼现场。

他一边走一边看着舞台上的谢旻韫,两年不见,她出落的更加女神,更加的高不可攀,她清透凌冽的面容尽情的散发着高贵与冷傲,与她相比,挂在舞台上好几百万的聚光灯所散发的光芒都不值得一提,她所在的地方,万事万物都是陪衬,这样美丽到灿若星河的谢旻韫,让成默感觉心慌意乱。

不过当他看到谢旻韫依旧穿着那条他们在岳麓山分别时穿的裙子,成默又觉得安心了一些,他觉得谢旻韫似乎像用这种方式告诉他,她还是原来那个她,并没有变。

即便如此成默的内心还是有些小忐忑,他头一次如此真切的体验到了爱情的巨大威力,两年分别的时间似乎别没有能够熄灭心中的火种,在长久的压抑里,突然释放时,那火种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能量。

灯光越来越近,谢旻韫也越来越近,成默感觉到浑身发烫,似乎自己就像一根火柴,随时都可能燃烧起来。

成默看着聚光灯下的谢旻韫,她如此耀眼,耀眼到成默都有些不敢直视,成默猜测也是因为谢旻韫穿的这一袭白色的一字肩连衣裙像是婚纱的缘故。

成默终于走过了内场的中间位置,在经过自己的9排9座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嘿!既然要上台,为什么不带一束花。”

成默转头看向了坐在9排8座的齐世龙,他刚才在体育馆外的大银幕上见过他,穿着白衣的白马王子的大帅哥一枚,可惜谢旻韫并不是公主,她是来自外太空的女王。成默将视线挪到了摆在自己凳子上银色钻筒上,他犹豫了一下问道:“怎么,这花你不要了?”

齐世龙笑起来一点都不像白马王子,像是背着平底锅的灰太狼,“是的,所以你要是愿意可以把这束花拿上去献给谢旻韫,我想她一定会高兴的。”

成默看着那一朵朵像是鲜血浇灌而成的艳丽花朵,那娇嫩的花瓣上凝着好几颗晶莹剔透的水滴,他想起了ngc2237(玫瑰星云),如果他要送谢旻韫花,一定会用红宝石和钻石镶嵌出一朵ngc2237的图片,成默有些遗憾他现在不能这样做,但他决定还是踏出他人生中第一步,他干涩着喉咙问齐世龙:“我只要一朵,可以么?”

齐世龙从银筒里抽出最大的那朵递给成默,微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他的笑容格外真诚,真诚的就像江湖骗子,将顾客的钱已经骗到手时情不自禁的笑容。

成默从齐世龙手中接过玫瑰花,低声说道:“我并没有白拿你的花,这是收取的你利用了我的座位的费用。”

齐世龙的表情瞬间有些愕然,有些惊讶的问道:“9排9座这这是你的座位?”

成默点了点头,从裤袋子里掏出皱皱巴巴的票根递给了齐世龙,随后说道:“谢谢。”

齐世龙有些茫然的接过票根,瞧了瞧上面的座位号,确实是内场9排9座,他有些好奇成默为什么不来,刚打算问一句,却看见成默已经走了好几步,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师过于无聊,给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男生打了追光,顶着鸡窝头,满脸汗珠的少年手里紧握着一朵玫瑰花,走在好几千双眼睛聚焦的光柱里。

“这样也敢登场?未免也太不修边幅了吧!我要是谢旻韫估计连问他问题的机会都不会给!”

“齐世龙和杜冷还像那么一回事,这个新生是什么鬼?”

“也不知道是谢旻韫的魅力太大,还是这个新生的胆子太大!”

“我敢打赌,他绝对一个问题都回答不出来!谢旻韫估计会给他出一个超级难的题目”

各种各样的质疑在人群中流淌,有些人甚至开玩笑说等成默下台自己也要上台去回答谢旻韫的问题,即便回答不出来也不算丢脸,还能近距离的接触一下心目中的女神。

除了极少数人,没有人看好这个看上去有些普通的少年,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虽然就算是笑话,他的笑话也远不如前两位的值得一提,但多多少少以后再提及这场让整个学校为之轰动的大场面时,成默的名字都能够简化成一个数字,与前面的两位并列,这未尝不是一种成功。

成默对这些充耳不闻,实际上这些吃瓜群众对于他来说都不存在,他的眼睛里只有穿的像是新娘子的谢旻韫,他沿着舞台的边缘走过终于无法保持微笑的杜冷身边,他没有看杜冷一眼,甚至没有留意到站在阴影中的于俊山,这些人都无关紧要,在这一秒他的宇宙里也只剩下了谢旻韫。

他走上了舞台,忽然感觉到清华的综合体育馆还挺大的,即便坐满了人在穹顶之下依旧显得空旷,他在灼热的射灯照射下向着中间的谢旻韫走去,舞台上蒙着一层深紫色的绒布,上面凝固着好些个射灯的光圈,像是漂浮着气泡。

成默手握玫瑰走到了谢旻韫的面前,这一段距离他走了两年。

原本对着看台的谢旻韫,第一次转了身,刚才她问齐世龙和杜冷问题时,身子都没有晃动一些,但在这一刻她转了身,面对着从舞台侧面走过来的成默。

两个人在舞台的中央无声的对视了须臾,于是整个体育馆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似乎不可思议的一幕。

即便只是一个转身也足够让他们惊诧了。

几秒之后两个人同时张嘴,又同时闭嘴,再次过了几秒,谢旻韫轻笑了一下,如冰川融化万物复苏。成默抠了抠被聚光灯照射的有些痒的头皮,轻声说道:“学姐,你先说。”

谢旻韫看了眼成默手中的玫瑰,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和打算用别人买的玫瑰花送我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谢旻韫冰冷的语气让成默一向没有表情的脸竟然呈现出了紧张,他也知道这样不合适,只是他不太想空手上台,他窘迫的长长的“啊”了一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心中忐忑的低声说道:“要不,我把花还回去?”

谢旻韫没好气的说道:“还耽误什么时间?先回答问题,如果回答不出问题,多的是时间给你还!”

成默低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他都有些不敢去看谢旻韫的表情,害怕自己看到的是谢旻韫真的生气了,想想也是,她确实有充足的生气理由,成默赶紧说道:“问吧!”

成默低头的瞬间错过了谢旻韫抬了抬手想要帮她擦汗的动作,可惜在他抬头的刹那,谢旻韫又想起了什么,所以立刻把手收了回去,变成了从话筒架上拿下话筒的动作,她举着话筒说道:“一个有限完全图kn,n为偶数,我和你两人轮流从kn中轮流选择边删去,我先手一直到所有点度数都为偶数,游戏停止,最后一个操作的人赢,对于给定的n,是我还是你有必胜的策略?”

见谢旻韫把话筒对准了自己,成默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是你。”

谢旻韫看着成默问道:“你都没有计算就知道结果了吗?”

成默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了解考官也是考生应该做的,更何况这个题真要计算起来也不难。”

谢旻韫点头,“那你接下来要小心了。”

看台上一片哗然,他们连题目都还没有听明白,这道题就这么结束了?是不是有些儿戏了!

谢旻韫丝毫不管看台上的喧嚣,继续问道:“《蒙娜丽莎的微笑》有几幅分别都在哪里?”

这道题目开始谢旻韫问过杜冷,大家对这道题目的答案也十分好奇,于是喧嚣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着舞台中央的成默,看他能不能回答的出来。

这个问题对于成默来说实在再简单不过了,当年两个人同游卢浮宫曾经讨论过达芬奇和他的这幅绝世名画,于是成默对着话筒说道:“蒙娜丽莎是达芬奇给他爸的房客的老婆画的像,传说中达芬奇就画了两幅蒙娜丽莎画像,其中的证据之一就是画圣拉斐尔曾经临摹过《蒙娜丽莎的微笑》,而画圣拉斐尔的这幅临摹真迹是有眉毛的,因此毫无疑问达芬奇画过两幅《蒙娜丽莎的微笑》一幅有眉毛的一幅没有眉毛的,至于那幅有眉毛的真迹,就藏在没有眉毛的下面,因此两幅画都藏在卢浮宫”

谢旻韫点头,“正确。”

台下观众一片沉默,他们谁也不知道成默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有人在发动搜索引擎的作用,却没有能找到答案。

谢旻韫看了成默的裤袋,问道:“你刚才是看着视频直播过来的吧?”

成默点头。

“那刚才所播放的科普ar视频中,关于黑洞的表达有什么错误?”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天文系的方向,然而天文系的新生们一脸呆滞,充分表现出了我很懵逼的状态。

成默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开口说道:“没有表现出红移效应,大家可以想象一个朝向你挪动的球形光源,由于绝对论性多普勒效应,向你飞来的光子频率降低,也就是变蓝。同时,你单位工夫接纳到得光子也会增多,这其中相似普通的多普勒效应,你可以把每个光子等效成一个波峰,所以这个光源还会变得更亮。相反,背向光源一侧看到的情形就是这个光源变暗变红。假如光源的速度相当接近光速,大局部的能量就汇集中辐射到光源的后方,好像一束很窄的光束,所以叫做绝对论聚束效应可能为了让黑洞显得更加直观,所以将常人难以理解的红移效应取消了”

谢旻韫看着成默勾起唇角,露出了赞赏的表情,淡淡的说道:“不错,这都注意到了,正确。”

此时校长都不淡定了,转头去问身后坐着的天文系教授,头发花白的老教授自我解嘲的说道:“这个连我都忽略了,刚才这位同学不说,我还没有能想起来。”

校长抬头看着成默说道:“这学生不简单啊!”

周遭的一切议论都无法干扰两个人,谢旻韫继续问道:“怎么样用正常的方式看见太阳从西边升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