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一五章 欧罗巴之梦(6 )

第一一五章 欧罗巴之梦(6 )(1 / 2)

     天才一秒记住「第一小说网」地址:www.d1xs.com  反叛的大魔王更新最快!

(非常感谢“北京河马主神”的盟主打赏,感觉离青衫的百盟成就又近了一点点,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本书完本的时候会赠送每个盟主一件青衫自己定制的《反魔》周边,另外全订的书友则以抽奖的方式送出,详情会另外开单章公布)

十一月的马来半岛气温怡人,和煦的阳光照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好些穿着白色病号服的病人正在草地上茫无目的游走,像是失去灵魂的丧尸,还有一些坐在草地边缘的长椅上,在自言自语或者眺望远方。这些长椅的油漆剥落了不少,显得年月斑驳,好几株园艺树修剪的格外方正,像是绿色的俄罗斯方块积木,点缀在草地的周围,给原本有些沉闷的病院增添了几分童趣。

几只斑姬地鸠从院子中的榕树腾向了天空,它们挥舞着翅膀飞过了耸立着红色十字的白色病栋,它们飞掠过一扇面积狭小的换气窗,一只头颅上长着蓝色羽毛的斑姬地鸠落在了窗台上,阳光穿过高高的窗户,在房间里投射下了斑姬地鸠的影子。穿着束缚衣的西园寺红丸仰面躺在病床上,他睁着眼睛盯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嘴里正在念念有词。

“‘我正站立在高处,站立在令人目眩的高处。而且,不是利用权力和金钱的力量,而是代表着国家的理性,站立在宛如钢筋铁骨的建筑物一般的理论的高处。’

来到这里后,比起坐在桃花心木的法官席上,本多更加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有着作为审判官所具有的鸟瞰一切的眼睛。从这里看下去,地面上的种种事象,还有已经过去了的事象,都像是一张被雨水濡湿了的地图。如果说,理性也存在着孩子气,那么,再也没有能像鸟瞰一切那样更适合于理性的游戏了。”

如果熟悉日夲文学,并且听的懂日语的话,一定能听出来这是三岛由纪夫所写的《丰饶之海》的第二部《奔马》,这一部《奔马》是《丰饶之海》中评价最低的一部,因为它和其他三部《春雪》、《晓寺》以及《天人五衰》宁静广阔的宗教情怀完全不可调和,充斥着少年纯洁真挚又极端的精神。

西园寺红丸盯着墙壁,像是盯着书页,他清澈悠扬的声音像是还没有到变声期的少年,如贯珠扣玉新莺出谷。就在西园寺红丸背诵着《奔马》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连续三下的敲门声,不过第一声和第二声的间隔与第二声和第三声的间隔长短不一。

站在窗台上的斑姬地鸠似乎受了惊,扑棱着翅膀离开了窗台,墙壁失去了鸟的影子。但西园寺红丸并没有停止了背诵《奔马》,他依旧聚精会神的看着头顶那不存在的书页,直到包着软包的防盗门徐徐打开,接着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井醒走了进来,他像是害怕打扰西园寺红丸般小声说道:“西园寺先生,您姐姐的电话。”

躺在洁白床单上的西园寺红丸闭了一下眼睛,侧身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相比刚进来时还算圆润的西园寺红丸,此时的西园寺红丸可以说是形销骨立,瘦的不成样子,头发也到了披肩的长度,因此更像女生了。

西园寺红丸从床上下来,赤着脚站在榻榻米上,转了个身背对井醒,井醒就十分自觉地将束缚衣解开。西园寺红丸活动了一下筋骨,转身从西园寺红丸的手里接过手机,抬头看了井醒一眼,井醒就稍稍鞠躬说道:“我在门口等着。”

西园寺红丸点头,低头看了眼开头是0081的号码,将手机放在了耳边淡淡的说道:“姐姐,找我有事么?”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酥软甜腻的声音,“红丸酱,你已经两年没回家了,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西园寺红丸毫无感情的说道:“我在外面挺好的,在家只会惹麻烦,为什么要回家?”

“在家惹麻烦总比在外面惹麻烦好父亲也念叨过你几次,他现在去赌场去的比以前少了一些,还有你养的狗都生了好几只小狗了,它们天天打架,好几次都还下了鱼池捉鱼”

那边的西园寺葵在轻声碎碎念,西园寺红丸的脑海里浮现了西园寺葵那张总是带着微笑,温柔似水的面孔,那张脸和母亲有七分相似,实际上西园寺的母亲家原先更为辉煌,在明治维新时期就是东京的大家族,他的外公可不是等闲之辈,只是在日夲战败投降之后,因为是战犯,家道中落,母亲才下嫁到西园寺家。

不过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则根本不管他,作为西园寺家的少爷,小时候周遭的所有人都喜欢他,可他偏偏讨厌别人看着他那种阿谀奉承的眼神,于是稍稍长大之后西园寺红丸就刻意表现的顽劣,四处作恶,让人当恶少排斥。

但不管他怎么胡闹,姐姐西园寺葵总是对他疼爱有加。甚至还会夸奖西园寺红丸个性爽直,不造作,这让西园寺红丸实在无法理解。

因为他清楚自己有多么坏,于是每当姐姐夸奖他,他就会一脸厌恶的说道:“我最恨人家夸奖我了!”

然而姐姐只是十分满意的端详着他,那眼神像是母亲以他为荣的表情,这反而令西园寺红丸愈发反感。于是他变本加厉,每次姐姐给他做了羊羹或者摩提,西园寺红丸都会当着她的面将那些漂亮的点心扔出去喂给池子里的锦鲤,当然有些时候确实很饿,就会勉为其难的吃两口,尤其是冬天的时候,煮的的面条又或者云吞不太好扔,他就会趁热尝一尝。当然不会吃完,一边吃还会一边说真是难吃极了。

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做,姐姐只是面带微笑看着他,说下次会努力做的更好,不让他觉得难吃。

有一次新年,姐姐专门去伊势神宫求来了御守,他转身就将御守扔进了马桶里面,然而姐姐却丝毫不生气,戴着手套将御守从马桶里捞了起来,将符文从布袋子里抽了出来,将布袋子洗了一遍,才把符文和袋子用火盆烘干,重新装好交给他,毫无芥蒂的说道:“这样还是能戴的。”

西园寺红丸觉得他的姐姐就是个神经病,也许他们一家都是神经病,他也是,所以他才会在这家精神病院呆了这么久都不觉得厌烦,相比之下东京的那座豪华宅邸更让他感到厌烦。

尽管姐姐的声音又轻又柔,但西园寺红丸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西园寺葵,说道:“别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我说过没事不要打电话给我!如果只是说这些我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须臾,西园寺红丸正准备挂掉电话,就听见西园寺葵有些忧虑的低声说道:“源光义大人来家里找过你,说电话联系不上你,有急事找你,可我问他什么事情他并没有告诉我”顿了一下西园寺葵说道:“红丸酱,你不会又惹了什么大麻烦所以不敢回家吧?如果是这样你还是躲在外面不要回来的好。”

听到源光义的名字西园寺红丸皱了皱眉头,他沉声问道:“源先生什么都没有跟你交代吗?”

“他说如果能联系到你的话,叫你打电话给他。不过我跟他说的我不知道你的下落,你可以不用理会。”

“除了这个事情还有别的事吗?”西园寺红丸问。

“没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等我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的。”西园寺红丸冷声说。

“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多保重,记得按时吃饭”

西园寺红丸没等西园寺葵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随后稍作思考他才拨通了源光义的电话号码,三声长音过后手机听筒里响起了源光义那很有质感的声音,有磁性的像是科教片的解说。

“もしもし。”

“源桑我是西园寺红丸,听说您去我家里找过我?”西园寺红丸语调颇为轻松的问,他知道源光义肯定不是因为蓬莱岛的事情找他,如果是这件事,源光义应该早就找上门了,而不是在两年以后。

“是的,我打了好几次你的电话你都关机,我又查了你的出入境记录发现你还没有回国,有些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情,便擅自登了门,真是抱歉。”

“没必要说抱歉,我只是想知道源大人专门找我有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里?不会是在欧洲吧?”

“当然不我现在正在一座岛上度假。欧洲怎么了?”

源光义在电话里长长的沉吟了两声说道:“其实我这里有个任务很适合你来做,虽然代价不小,但报酬也很丰厚,前提是你退出玄洋社。”

“我从来没有加入过玄洋社,我对加入任何组织都没有兴趣就算是神风也是一样。”西园寺红丸若无其事的说。

“啊这样也算不错吧!”

“所以呢?报酬丰厚的任务是什么?”

“这个在电话里不方便谈,必须得面谈,我们得约个时间见上一面,而且越快越好。”

“见面啊!?”西园寺红丸皱了皱眉头。

“不方便吗?”

“你能来马来西亚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