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小说网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一八章 那个孤独者的信仰之跃

第一一八章 那个孤独者的信仰之跃(1 / 2)

     天才一秒记住「第一小说网」地址:www.d1xs.com  反叛的大魔王更新最快!

(感谢“书友150528232634866”再次打赏盟主!感谢“x烈天何宿”的两个万赏,感谢“竹影墨痕”的万赏)

冬季的阿瑟斯顿公墓像个叛逆期的暗黑系少女,在冬日阴冷的天气里也有着翠绿的春光,然而这春光却隔着一层冷漠的疏离,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活力与热情。

成默的问题问完恰好又是一阵冷风刮来,吹的站在墓前的白秀秀发丝乱飞,她将围巾取了下来,然后用ysl妇女裹头巾的方式把蜂蜜色的头发都裹在了蓝色的羊绒围巾之下,接着把手重新插进毛呢大衣的口袋里才不疾不徐的说道:“安徒生的故事我觉得有他自身的因素,在的你叙述里我看到了一个懦弱、敏感又自卑的作家,他的性格导致了他没有能够收获真爱,真没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至于克尔凯郭尔”

白秀秀停了下来,转头瞥了成默一眼才继续说道:“也许我不是一个天才,所以无法理解他将自己和所爱的人都推入痛苦的深渊是为了什么,尽管他的目的和愿望很崇高,将爱情上升到了宗教的维度,让自己和所爱的人永恒的载入史册,可这一切在我看来都不如给予自己所爱的人现实的幸福来的有意义。”

白秀秀的声音里蕴藏着一丝难以觉察的落寞,很明显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成默还没有说话谢旻韫就摇了摇头说道:“白教官我不同意的您的看法,您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克尔凯郭尔从小生在在虔诚宗教氛围之下,他是一个基督徒,当时的神学无法解释上帝为什么会与人对立(给信徒带来苦痛和灾难)。而克尔凯郭尔则将自己的爱献祭给了上帝,试图思考自身存在的位置从而攀登上真正的信仰之巅。天才和疯子的区别就是天才控制疯狂,而疯子则被疯狂所奴役。当克尔凯郭尔这个天才意识到自己有着远比普通人的伦理道德更高的责任时,只能选择对自己和蕾吉娜残酷和不近人情,他清楚只有身处痛苦之中,才能理解痛苦的本质,如果不经历折磨他永远也写不出《非此即彼》,写不出《战栗与恐惧》其实不被理解是天才思想者的宿命,他甚至不能为自己辩护让他的行为获得人间伦理的理解和包容,因为道德的挣扎和无法为自己辩护是他必须面对的考验和折磨。其实他也无从辩解。”

稍作停顿谢旻韫又以无限怜悯的音调说道:“超越时代的人注定要承受不被世人所理解的巨大痛苦”

白秀秀轻笑了一声说道:“所以说这个故事就是告诉我,你们这些懂哲学的人都脑回路清奇,动不动就要把宇宙与自身,道德与人性,世俗与爱情联系在一起?”

成默注视着克尔凯郭尔墓碑上的那句“那个孤独者”的墓志铭,低声说道:“虽然学姐说的很对,但我之所以来祭奠克尔凯郭尔,在学姐和白董事长面前说出安徒生和克尔凯郭尔的故事,并不是因为安徒生与上流社会无法抹平的鸿沟,也不是因为克尔凯郭尔崇高的献祭,而是因为无论安徒生还是克尔凯郭尔都深受他们父亲的影响,安徒生因为父亲得以写出那么多精彩的作品,同样他也因为父亲是个皮鞋匠敏感和自卑,以至于终生找不到爱的归宿至于克尔凯郭尔,他虔诚的宗教信仰和他父亲的出轨,是他心中无法摆脱的阴影,我猜他在结婚前夕饱受折磨,因为他发现思考与爱情之间有着巨大的冲突,并且他也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终生只喜欢蕾吉娜。于是信仰、自身还有爱人之间的矛盾让克尔凯郭尔痛苦万分,最终他选择最理性的方式将这三者完全统一起来那就是拒绝婚姻服从自己的意志潜心思考,同时保持着对爱的坚贞这样既能在道德上对的起所爱的人,也不会违背他虔诚的信仰对于克尔凯郭尔来说悔婚不仅是宗教任务构想,还是完全的把爱升华成永恒的精神之爱在他死了几十年后,他无人问津的著作终于被世人石破天惊地‘重新发现’,而这位被误解的先哲用他的人生完成了这伟大的信仰之跃。”

成默说完在寂冷的空气说完一大段话,他声音完全不像开始那样是淡然的叙述,而像是寂寞的独白,在他的声音停止下来之后,寒冷的空气中只有呼呼的风声,隔了须臾,成默很有些萧瑟的说道:“克尔凯郭尔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也让我不断的思考着我自己”

“我的父亲也是坚定的存在主义者,克尔凯郭尔、海德格尔、萨特、尼采以及维特根斯坦,这些存在主义大师都是我父亲敬仰的对象我曾经憎恨过母亲的离去,也埋怨过父亲的冷淡,但现在认真思考,这都是爱的不同表现方式。实际上我母亲离去我父亲从来没有说过母亲的一句不好,只是告诉我,是他忽略了她的感受,并且她没办法看着我走向死亡,所以才选择离开,我不应该怨恨。当时我不理解,我父亲死后我才明白”

“这也让我彻底的明白了任何一种爱都不应该是受到约束的行为,而是自身的选择。爱本身就是一种无私的恩赐,接受和拒绝都是你的事,但你不能要求对方用你想要的表达方式,也不能要求对方将爱持续到永恒。因为爱不是自私的占有,就像父母对子女这种无私的爱,是在赐予孩子更宽广的自由,爱情最好的方式其实也是一样,其实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相守到老就是爱情,相守的人可以同床异梦,可以麻木的习惯,真正的爱情是永不停息的相思就像亚伯拉罕孤独地前行在摩利亚的路上一样,克尔凯郭尔用独身走在自己的爱情之路,这条路人迹罕至,所以才有别样的风景。”

墓碑前的白色玫瑰在清冷的风中摇曳,谢旻韫转头看向了成默,他的侧脸有种肃穆,像是孤独的思想者。

成默也默契的转头看向了谢旻韫,他轻声说道:“所以一直以来很感谢成太太从来不过多的干涉我的私事,也从来不要求我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谢旻韫柔声说道:“也是有要求的,希望你做一个好人,实在做不到,也不能成为一个坏人。”

两个人在旁边狂撒狗粮,白秀秀刚才还有些触动的心情马上就烟消云散,她淡淡的说道:“好吧!哲学家,现在故事说完了,也凭吊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成默看向了正在转身的白秀秀说道:“白董事长,就像你对你丈夫的爱会因为你现在喜欢上另一个人儿彻底消失吗?如果你的现任要求你彻底的忘记你死去的丈夫,切断和他一切的联系,你能做的到吗?”

白秀秀沉默不语,快步向他们来时的路走去。

成默站在后面说道:“其实永恒从来都不是爱的目的,而是我们人类自身美好的景愿。只爱一个人也不代表就比同时爱两个人的爱更加真挚,而是看你愿意为对方付出多少”

白秀秀依旧没有说话,空旷的墓园里回荡着高跟鞋的哒哒声。

谢旻韫横了成默一眼说道:“本来以为你只是想解开白教官的心结,没想到你是连我一起开解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咸鱼的自救攻略 盖世仙尊 网游大相师 大清隐龙 绝命毒尸 时空长河的旅者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东汉末年枭雄志